2013年和2016年,本报曾报道过夏士勇的遭遇:恋爱之初女友隐瞒了已怀孕的事实,婚后3个月妻子扔下5个月大的“儿子”失踪,三年后他终于在监狱找到了妻子,双方办理离婚后,对方也答应出狱后把孩子接走,然而并未现身。他只好一直养着没有血缘关系的“儿子”。今年,在大连多个部门的共同努力下,这个很快到学龄的孩子终于被送到了社会福利院。

  6年的遭遇终于画上句号

  6年来,夏家人一直为把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宝“送走”而努力,2018年9月当孩子被送到社会福利院后,一家人又难掩失落与难过——这个孩子虽然与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但是6年的朝夕相处,祖孙三代已经建立起胜似血亲的感情,尤其是夏士勇年迈的父母,很舍不得这个一手带大的“孙子”。

  “只有到了这里,你才能有身份,才能上学。”夏家人这样告知大宝,也这样安慰自己。在大连市社会福利院,当工作人员把孩子领走时,大宝与夏家人依依不舍,6岁的他已经懂事,没有哭闹,但是掉了眼泪。

  夏士勇的父亲也忍不住落泪,再三询问以后是否可以过来看孙子。

  至此,夏士勇6年的遭遇,终于画上了句号。而他真实的经历比故事会还要“戏剧”。

  谈婚论嫁时女友承认已怀孕

  时间退回到2012年,出租车司机夏士勇结识了自称家中养海参的“富家女”孙琳,两人很快谈婚论嫁,殊不知这也是骗局的开始。

  初识,夏士勇对孙琳的大肚子感到奇怪,孙琳最先表示是家庭富足吃得好,后期又说患有胀气和肾结石。直到后来才终于承认怀孕了,孩子是前男友的,“因为怀孕6个月时发现对方有家室而分手”。

  2012年11月,夏士勇和孙琳办理了结婚证,登记时,夏士勇发现孙琳的真名叫“苏文静”。后来得知,苏文静家在普兰店农村,是吃低保的农家女。

  妻子生下前男友孩子后失踪

  2018-11-19,苏文静突然消失,5个月大的大宝就这样留在了夏家。为了寻找苏文静,夏家人想了很多办法,终于在3年后,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找到了在此服刑的苏文静。

  夏士勇通过法院与苏文静办理了离婚,大宝归苏文静,对方也在狱中写下承诺书,于2018-11-19刑满释放后把大宝接走。

  但是,苏文静出狱后再度消失,大宝就一直生活在夏家。

  丈夫一家善待孩子养育了6年

  夏士勇家住大连湾毛茔子农村,大宝的存在给一家人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和影响,夏父夏母已经上了岁数,带孩子非常吃力,而夏士勇虽然恢复了单身,但是因为有这个孩子影响到了再找对象。

  尽管如此,心善的夏家人一直善待无辜的大宝,吃喝从不亏待,把孩子养得非常健康,在情感上更是不吝啬给予大宝,孩子也一口一个爷爷奶奶叫着和他们非常亲密。

  然而他们并不是大宝的法定监护人,加之大宝出生时,苏文静用的是假名,在其杳无音讯的情况下,给孩子上户口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。

  多方努力孩子送到了福利院

  由于此前苏文静曾在狱中写下“若出狱后逾期不把孩子领走,将视为自动放弃,孩子送往福利院”的承诺书,因此,在找不到苏文静的情况下,夏家人一直想把孩子送到社会福利院。然而事情并不像夏士勇想的那么简单,2016年在采访此事时,记者从民政部门了解到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,需有相关部门依法认定为弃婴或孤儿,才能由社会福利机构收养,可是大宝目前并不符合这个条件:三十里堡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,大宝属于“明知道其母亲是谁,只是找不到其母亲,这与弃婴本质上不同”,三十里堡民政科的工作人员称“孩子的母亲找不到不等于已去世,大宝也不能视为孤儿”。

  随着大宝学龄的到来,夏家人心急如焚。好在2018年,在大连市多个部门的努力下,大连市社会福利院接收了大宝,福利院会解决大宝的户口问题,并安排孩子上学。

  2018-11-19,当大宝走进社会福利院的一刻,终于告别了黑户,而夏士勇也终于给自己6年前的遭遇画上句号,开始新的生活。不过6年间朝夕相处建立起的感情,并不会在祖孙三代中戛然而止。

  半岛晨报、海力网记者于雅坤